首 页 国内新闻 江西新闻 运城新闻 财经 政务 基层 科技 体育
网站首页 >> 娱乐 >>当前页

2019娱乐年度人物丨杨紫:不会因为别人,而改变自己

发布时间:2020-08-04 01:09 编辑: 来源:


新京报:有些粉丝喜欢磕CP,会给你带来困扰吗?


杨紫:CP其实都是由角色带出来的,大家喜欢的也只是角色人物之间的互动而已,而且这些角色和CP,都只是在剧本里的特定环境下才成立的。对于角色的CP我觉得是没有关系的,但我希望大家把这种对角色、对CP的喜爱,保留在剧里就好了,不要把剧本里的东西带到现实生活中,因为离开了角色和剧本,我们都只是演员,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,而且下一个角色又会有新的剧本。


电视剧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


新京报:合作过的男演员都越来越火,你也因此被打上“旺男”的标签,认可这种说法吗?


杨紫:我真的不知道这种说法是从何而来的,但是一部戏能被大家喜欢,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,是所有人一起努力的成果。所以我真的不希望大家再去说什么“旺男演员”,而且每个人都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,我们不能磨灭任何一个人的努力和付出。


新京报:你敢说敢做的真性情,让你在圈里结交了很多好朋友,但也被部分人嘲是一种营销手段,会因此而把真实的自己封闭起来吗?


杨紫:不会啊,这就是我的性格和处事方式,我不可能因为别人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,然后去封闭自我,去装成另外一种性格,我也装不了啊。我希望做最真实的自己。


新京报:总被诟病“过度营销”,你觉得明星持续的高曝光度,是好是坏?


杨紫: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营销和曝光度,但在我看来,我更希望大家关注我的作品,我演的角色,在作品播出的时候,出席活动配合宣传,这些曝光我都是可以接受的,因为我想让大家看到我演的戏。但我不希望生活上的东西被大家过多地关注,所以我只要进组拍戏,基本就很少会出来,不过总是有很多东西会被动曝光,比如路透什么的,这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。还有一些就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奇奇怪怪的东西,这种离谱的所谓曝光度,我自己看到的时候也是跟大家一样诧异和反感。


艺人供图


新京报:作为童星转型中成功的范例,两年后又将迈入事业上的新阶段,成为30+女演员,有发展规划吗?


杨紫:演员其实不管多少岁,只要你热爱表演,那就是你的黄金阶段。我一直在努力,虽然可能对演员来说,要拍多少作品或者一定要演什么样的作品,是不可控的,也没有什么具体的规划是可以按部就班地执行,但也还是会有一个大的方向在那里。作为演员,我的大方向就是拍好每一部作品,认真对待每一个角色,当然,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些作品和角色。


同题问答


新京报:你有脱发的困扰吗?如果没有,能否透露下保持发量的秘诀。


杨紫:虽然我的发量看着蛮多的,但熬夜经常会掉头发,而且演古装剧,很多造型需要把头发梳得很紧去戴头套,感觉发际线已经有点危险了。还是要少熬夜,多注重养生。


新京报:你多久会去社交媒体搜一次自己的名字?


杨紫:没有固定的频率,以前会搜得比较多,看看大家都发了些什么,现在基本都是在拍戏,不怎么上这些社交媒体了。


艺人供图


新京报:2019年遇到过几次水逆,请详细讲下你经历的一次水逆过程。


杨紫:什么是水逆?我感觉我2019年一直是跌宕起伏的,也算是水逆吧。


新京报:你觉得自己拥有被爱的体质吗?


杨紫:每个人都拥有被爱的体质。一个人并不是说必须要有多少人喜欢你才可以算是被爱,每个人身边有很多人,亲人、朋友,他们都很爱你。我只是比较幸运,多了很多观众朋友和粉丝的喜爱,也真的很感谢大家的喜欢。


新京报:网购频率最高的东西是什么?具体次数是多少?


杨紫:频率不定,买剧组里用的东西比较多,还有一些生活必备品,但是没有具体的次数,都是想到了或者需要了就买。


新京报:最近一次熬夜是什么时候?因为什么而熬夜?


杨紫:最近还好。要说熬夜熬到最晚的就是《余生,请多指教》杀青那天,拍到了凌晨四点,结束时天都快亮了。


电视剧《余生,请多指教》


新京报:分享一个你最近觉得“太难了”的事情。


杨紫:最近拍的作品里的台词。因为是推理探案剧,有很多专业词汇和长篇的推理,还都是咬文嚼字的。


新京报:有没有特想“盘”的艺人?


杨紫:很多啊,优秀的演员我都想合作一遍。


新京报:2019年,有没有一件事,对于你来说是“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”的?


杨紫:太多了,比如你现在这个问题,我感觉就是“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”(笑)。


新京报:用三个词形容你的2019年,并用三个词描述你期待中的2020年。


杨紫:2019年:挑战、收获、成长;2020年:惊喜、幸福、认可。


新京报:和你相关的热搜,哪两次让你印象深刻?为什么?


杨紫:有一个是电影里的#如果你是王璐你会怎么告别#(王璐是《烈火英雄》中杨紫饰演的角色),那个热搜底下我看到了好多人讲述自己的感受,很有感触;还有就是#杨紫体重多少#,好多人问我体重到底是多少(笑)。


新京报:最近社交媒体都被“2017→2019”霸屏了,如果让你选会发什么样的对比图片或对比事件。


杨紫:《欢乐颂2》邱莹莹和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佟年的照片吧,因为这两个角色算是我2017年和2019年的代表角色。


2017年《欢乐颂2》播出。


2019年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播出。


新京报:对你现在的工作状态是否满意,是否有高强度、高压力、高紧张、持续过劳的情况?


杨紫:挺满意的,虽然每天拍戏会有点累,但是很充实,我喜欢待在剧组的状态,每天跟着角色成长,能够学习到很多新东西,还会有一种创作的兴奋感。


新京报:2020年,最想改掉的一项日常生活陋习,是什么?


杨紫:熬夜,希望可以早点睡。这段时间拍戏还蛮有规律的,每天早上四点多起来,晚上十点基本就收工了,很充实。


新京报:过去一年印象最深刻的“名场面”是哪个瞬间?


杨紫:还蛮多的,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《中餐厅》里模仿晓明哥吧,感觉还挺逗的,嘿嘿。



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

编辑 吴冬妮 艺人供图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zpce.cn/information/detail/15454255.s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